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中国在加纳美誉度缘何拉低

2014-9-9 03:39| 发布者: 郑瑟| 查看: 121| 评论: 0|原作者: 郑瑟

摘要: 西非小国加纳对中国人来说,遥远但不陌生。在中学生的地理课本中,它是古加纳王国;在历史课本中,掠夺黄金、贩卖黑奴的欧洲殖民者称它为“黄金海岸”;在有关它的最新报道中,怀揣暴富梦想的中国采金者遭到加纳军警 ...
      【环球时报赴加纳特派记者 苑基荣】西非小国加纳对中国人来说,遥远但不陌生。在中学生的地理课本中,它是古加纳王国;在历史课本中,掠夺黄金、贩卖黑奴的欧洲殖民者称它为“黄金海岸”;在有关它的最新报道中,怀揣暴富梦想的中国采金者遭到加纳军警的清查,还有人为此付出生命。随着中非合作的日益多元化,在加纳等非洲国家也逐渐暴露出“局部矛盾”。《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走访“非洲发展速度最快”、也是中非传统友好国的加纳,发现部分中国人的非法采金、非法零售、犯罪活动已严重影响到中国人在当地的形象,一些央企、国企和私企各自为战的现象也成为中国的一种“负能量”。这其中有所在国的问题,但如何减少中国人走进非洲带来的负面效应,已成为中国不能轻视的话题。

  “中国人美誉度有下降趋势”


  加纳人口约2500万,与中国的内蒙古自治区相当,面积约24万平方公里,与中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相当。在国际黄金价格暴涨的背景下,非洲大陆第二大黄金生产国加纳吸引大量来自中国的采金人,据民间估算,其中有九成来自广西的贫困县上林。今年10月,1名16岁的中国采金少年在当地军警清查采金活动中遭枪击身亡,另有上百名中国人被拘捕。这并非一个偶然事件。仅今年3月以来,加纳就发生至少5起涉嫌非法入境、居留和非法采金、经商的中国公民被拘捕事件。7月,加纳阿散蒂省一些青年抗议中国采金人员在当地活动,并与中国矿工发生交火。11月,几百名各行业的贸易商走上首都阿克拉街头,手举“我们已经受够了,你们中国人走开”的牌子示威,要求政府处理中国的不法商贩。

  今年以来,有关“中国威胁”、“中国非法矿工”等话题充斥非洲的一些网站。“思考非洲通讯社”网11月5日题为“加纳总统大选:询问中国的问题”的文章说,中国贷款、中国与执政党的关系和非法采矿已成为加纳大选的主要话题,非法采矿使当地环境遭到破坏,水源被污染。来加纳采访前,《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博茨瓦纳全非网11月15日一篇文章写道:“中国人在加纳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开始变坏。加纳与中国手挽手的兄弟关系随着这些‘移民’的增多将不得不被重估。加纳人不愿意接近修建加纳塔马利体育场馆的中国工人,认为他们是罪犯,太脏了。谁能想象一个国家把罪犯派到国外来工作?”

  这些议论令中国驻加纳的外交机构和民间团体感到问题的紧迫。中国驻加纳大使龚建忠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非法采金、非法零售以及伴随非法采金衍生出来的吸毒、赌博等现象,日益成为中加关系的不和谐因素。”加纳中华工商总会会长、加纳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苏跃华也表示:“受此影响,中国人在加纳的美誉度正呈下降趋势。”但龚大使强调,加纳是中国传统友好国家,随着政治互信增强,合作领域不断拓展,加纳对外开放逐渐深化,两国关系比任何时候都更令人看好。这样的判断同样也得到非洲舆论的证实。“非洲经济展望”网站近日报道,受石油、可可和黄金出口推动,加纳2011年经济增长高达13.7%,成为非洲经济发展速度最快国家。报道还称,“来自中国30亿美元贷款极大弥补了加纳基础设施建设鸿沟,有力推动了加纳国家发展战略”。

  据龚大使介绍,加纳的国家剧院、国防部大楼和布维水库等一大批基础设施是中国帮助援建的。记者在加纳采访期间看到,几乎所有修路架桥的工地上都有中国人的身影。首都阿克拉的很多标志性建筑都是中国人近些年援建的。除政府建筑外,阿克拉民居多是一二层的房子。阿克拉市区有中国公司新修的道路,整洁宽阔,主干道双向四车道或六车道,车辆行驶井然有序。加纳人生活祥和安静,用当地华人的话说,从来见不到加纳人打架,“即使吵得很凶,但从来不动手”。

  “中国三怪”:非法采金、非法零售和中企内斗

  为什么在“从不动手”的加纳,却发生中国采金者被打死的悲剧?加纳东部省科瓦比市阿伯莫索镇一个小村子的酋长威尔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加纳黄金品位高,容易开采,且沙金分布广泛,将地上植被砍了就可以挖金。去威尔逊酋长家的路,有几段正由中国工人修,据威尔逊说“修好后都是很好的等级公路”。路边店铺林立,其中一家还挂着印有中国歌星杨钰莹的小手提袋。记者看到路边原始森林不时出现裸露的沙坑,当地人说,那些就是挖过的沙金矿坑。威尔逊说,他家可可园下面就是黄金,但他不想挖,而是选择到首都帮中国人做事。

  并不是所有加纳人都像威尔逊这样,放着“金山”不挖。加纳一些高层认为,中国人在加纳非法采金,“根子在加纳人,不在中国人”。加纳土地是私有制,但矿产资源国有。一些酋长、村长将土地和矿权的概念混淆,自称是矿主,从这些人手中购得的“矿权”本身就是违法的。在加纳采金的所有注册人都是加纳人,非法采金的中国人大部分都是非法入境和非法居留,没有当地海关、机场和警察等部门配合绝对做不到。中国采金者多是开采加纳小矿权的金矿,用20多万美元买一个挖掘机,再加上其他投入,有个40万到50万美元就可以采金。据了解,目前在加纳采金的中国人有两三万人。一些非法采金者漠视法律和当地习俗,方法原始,也不回填矿坑,严重破坏当地环境,而且自成营地,甚至武装护卫,与当地社区居民对抗。

  在苏跃华看来,中国人在加纳非法采金的确带来很多问题,但采金矿工也是受害者,要客观看待中国人在加纳非法采金问题。据苏跃华介绍,受加纳警察10月抓捕、打死中国采金者事件的影响,有些中国人想回国,但更多的人因为是变卖了国内家当来加纳淘金的,他们不想就这样“鸡飞蛋打”回去。加上各个利益环节的左右,加纳也不会一时把这么多中国人都遣送回去。比如,在组织非法采金的“蛇头”中既有中国人也有加纳人。另外,还有当地酋长、地主、中间人、民众都想着从金矿中获益。苏跃华说,正因为这样复杂的背景,所以,一旦有一方获得的利益不均衡就会出问题,惹出事端。

  加纳非法采金不是中国人来后才有的,加纳非法采金已存在上百年,凡是大矿附近都有小矿山。印巴等国采金者与当地人处得比较好,没有形成问题。记者在当地还听到一种说法是:“中国人非法采金是因为中国人近几年来得太多,产量迅速增加,影响到加纳外资大金矿的产量,这些金矿在背后做手脚,利用媒体攻击中国人。”

  除非法采金外,部分中资企业的傲慢、内斗和中国非法零售商也影响到中加关系和中国人的形象。加纳艾丝珀瑞索电信公司市场主管菲尔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人为加纳带来梦寐以求的资金和技术,促进了加纳经济社会发展,但有些随着项目“新来的”中国人很难接触,他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社区,很少融入当地社会,修建完项目就走人,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中国在加纳的私人投资也在增长。”中国驻加纳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高文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加纳投资局数据显示,1994年到2012年,中国一直在注册项目数量方面排名第一。中国企业投资加纳积极性很高,2011年中加贸易额达到37.4亿美元,同比增长69%。不过,一些中国公司间的同行业竞争成了破坏中国人在加纳形象的因素之一。高文志说,去年一个世界银行项目,英国公司提出的竞标价是8100万美元,中国5家公司同时竞标,其中两家公司最低报价仅为三四千万美元。中国企业(加纳)商会、中国地质工程集团公司加纳总经理丰年告诉记者,“这样的恶性竞价教坏了加纳人,也有损中国企业的形象”。

  让记者想不到的是,在加纳经营小商品的中国人有几千人。加纳“公共议程”网近日说,中国的非法零售商抢了加纳商人的生意。在加纳商贩的抗议下,加纳政府开始清查整顿,指定中国人只能在28个市场内零售。中国使馆出面协调,要建中国商城,加纳政府同意,但加纳小商品零售商不同意,最后政府不得不站在加纳商人一边。

  加纳朝野看好“中国经验”

  非法采金和非法零售让人看到,部分来加纳谋生的中国人员法治观念淡薄,不遵守当地法律。而中国企业间的恶性竞争,甚至出现央企、国企和私企都各自为战的现象,又表明中资企业缺乏战略上的协调。这些问题在其他非洲国家同样存在,并引起中方的足够重视。作为上世纪80年代就在加纳发展的华商,苏跃华建议,来到非洲的中国人和企业要尽快融入当地社会,广交朋友。苏跃华经常与当地基督教徒去教堂,了解他们的文化和习俗。他每年去孤儿院慰问,修建学校,做各种慈善。

  尽管受到非法采金等负面因素的影响,但苏跃华相信,合法来加纳做生意的中国人和企业不会减少。举例来说,中国三一重工在加纳卖采金的挖掘机,平常一年也就是4台左右,但今年前11个月就卖出300多台。加纳可可委员会公共事务主管阿门亚告诉记者,中国是新兴市场国家,加纳正处于工业化起步阶段,两者互补性非常强,随着来加纳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问题也会多起来,这里面有中国因素,也有加纳因素,需要两国共同加强管理和疏导,这是一个长期问题。阿门亚相信,“中加关系只会越来越好,不会越来越坏”。

  据加纳华人讲,加纳高层对中国很友好,很多高官都有留学苏联的经历,有共产主义情结,与中国很容易沟通。现任总统马哈马在12月7日的大选中获胜,但反对党新爱国党不接受选举结果。新爱国党有一批人是从西方国家留学毕业的,该党2000年上台时曾一度与中国关系冷淡,但这种现象很快改变。当时的总统库福尔今年8月还在阿克拉举行的“中国遇见非洲论坛”上表示,非洲和中国在发展之路上有许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借鉴中国的经验。

  很多看到《环球时报》记者的加纳人会微笑着说一句中文“您好”。出租车司机阿加杜告诉记者,他们家的很多生活用品都是中国货,“没有中国商品,自家生活水平不会提升这么快”。第二大城市库马西阿格尔化学药品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巴杜说:“的确有部分中国人给加纳留下的印象不好,但与我合作的中国人讲诚信,遵纪守法,我喜欢这样的中国人。”看得出,加纳人想更多的从中国“正能量”中受益,也希望中非交往中负面东西越少越好。


番茄

傲慢

飞过

鸡蛋

鲜花

路过

雷人

握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10-19 10: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